關於部落格
只不過是我喜怒哀樂的集散地
  • 181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好朋友該如何定義?


本來,如何定義好朋友這件事,一直以來並未在我心裡產生多大的漣漪。

原因有二:


1. 我本來就沒什麼朋友。

2. 懶性一發作,電話懶得接又懶得打,連老公都不認,朋友更不用說了。


但是,經過婚禮籌備的ㄧ些風風雨雨,對於人有朋友很重要這件事,總算有深刻的體會。(真的,到現在才體會,可見我之前有多麼魯賓遜。)

或許之前的我,很習慣當朋友的心理治療師,聽朋友吐苦水、講祕密,於是乎,形而上的道理討論了很多,但對於關懷別人的日常起居以及被關懷這件事,於我而言是陌生且不熟悉的領域,或許我們真的都太獨立,太習慣自行吞吐酸甜苦辣,並沒有感到需要時刻關心別人和被關心這檔子事。


但是,之前與大眼睛小姐,一路走來,無論是在信仰的團契或者是諮商的領域,我們都有共通的朋友,且也算是頻率相近,挺談得來的。

只不過,在籌備婚禮的過程中,原本情商對方當伴娘,對方以"年紀太大" (這倒是真的) 而婉拒。


整個小組都為了婚禮動起來,甚至之前感覺不甚熟的同伴,也自告奮勇跳了進來,撇開信仰中小組間應盡的"義務"不談,討論教堂婚禮流程、陪伴看婚紗、陪伴我與家人間的糾糾葛葛等等...只能說是盡心盡力,超乎以我們原本的交情來說,我對對方的期待,一切的感激,當是無法言喻的,但點點滴滴都在心頭。


當然,換另一個角度來說,與大眼睛原本的好交情,也在婚禮的籌備中慢慢有些不快在發酵。


婚禮當中,任何陪伴都沒有她出席,任何我婚禮的最新發展她好像都是最後一個才得知的,因為她都剛好很忙

對,誰不忙呢? 但好像特別忙的是她噢。忙到一通電話都沒辦法關心,我想,她應該官當得比郝龍斌大吧。


那天,幾個好友在一起吃飯,聊到告別單身趴的事。


我和另一個朋友Fang,在同個月份結婚,說好一起辦party.

我想,既然是要告別單身,應該是大家替主角--我與Fang 辦吧。

討論到後來,大眼睛是主辦人。


後來她發了一封mail ,也提供了大家意見,大家於是很高興的回覆應和了。
到底怎麼約? 晚上在哪投宿?
我們都很想知道。


但是主辦人就沒回應了。

 

直到剛剛,技術上來說,後天就是既定的日子了。

大眼睛撥電話給我,說要討論這件事。
反正,她會打電話給我,大抵是一定有什麼正事要討論,或者一定是神有給她什麼感動。
沒感動就不用打了?
原來是這樣,關心朋友還需要這麼多的理由喔?



我單純的認為,既然大家都不反對外宿也說要辦了,主權給主辦人負責就好啦。

但是,主辦人尚未訂飯店,還問我可不可以幫忙訂,因為她明天會"很忙",電腦的電源線又找不到之類(這點真的是給她扯)。

我是被邀請的主角之一,但我得自己辦就對了?!

我現在沒有在上班,所以我很閒就對了。


我不用去補習,也不用去學校旁聽(周一到周五),也不用花兩小時塑身運動,更不用獨自處理婚禮的大大小小事就是了?!


我壓抑著逐漸上升的怒氣,淡淡的說:餐廳我可以幫忙訂,不過,主辦人不是姐姐你嗎?
當然是妳訂哪裡,我們就跟你到哪裡囉!

電腦? 唉喲~~ 搜尋那些東西對你來說很easy 啦,小事情囉!!


對方:噢,好吧,那我就給她訂下去囉~~



可真是社會化得徹底的我。


我心裡其實已經介意,但是表面上還是可以不露痕跡的送往迎來,
我心中已經降低了對對方的分數,但我還是可以保持著不撕破臉的完美狀態。

我為我的應對感到滿意。但卻對我們的好朋友關係感到悲哀。



她,可真是一個對於付出鯔鮢必較的人阿。








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