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只不過是我喜怒哀樂的集散地
  • 178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潘朵拉的寶盒


每個人需要的空間感不同,有些人人際需求很高,要他與自己獨處一分鐘,他都會想發瘋。
特殊份子如我,卻是一直以來,都是一個很需要有自己空間的人。


親人是,愛人是,朋友亦然。

一直以來,與朋友都是維持著有一定距離的關係。
那並不意味著不熟悉與孤寂,也許,就是太瞭解彼此內心的秘密,潘朵拉的黑盒子,總是習慣為某些友人開啟,而某些友人盒中的秘密,也只有自己能夠被交付收藏。

那樣的知心,我也細心的密密摺疊、收藏。

而諸如此類無法攤在太陽底下,或者是無法與人共享的秘密情事,或許最好的調劑,就是空間。

我需要空間來收錄、分類屬於好友的心事。

常常有人覺得為何我總記不起某些友人的故事細節,甚至基本個人資料。

那只是一種防衛機制。遺忘,才不會超過負荷的容量。


我常有機會聽到別人的祕密,或許我長得就像是一個功能良好的保險箱,所有的貴重心事,鎖在我的記憶庫都能夠安心不被竊取。


不知道他們哪來的信心? 我明明常對他們說我沒有想要聽。

我分明對他們說學心理的其實不可靠,他們反而覺得這麼說的人才值得靠。

這真是一種難解的謬誤,或許我真的是吐露心事界的天生尤物。




而最近,我困擾了。

與某些朋友的生活圈太過重疊,交集太過頻繁,令我有窒息之感。

有些事,你分享,他傾聽,就已經足夠。

自認為有能力或義務介入別人的世界,對我而言,都是一種越界。

自己的界限被侵犯,是一件痛苦的事。

又當你其實清楚對方並沒有惡意,但往往,忽略為對方著想的善意,造成的傷害並不比純粹的惡意少。

純粹的惡意,你可以反擊,或者一笑置之。

夾雜著變質的善意,難以分離,伴著罪咎做調味,反而辛辣度更高。




人與人之間界限的拿捏,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